返回

给网传的圣诞老人邮箱发许愿邮件却把邮箱错打成了satan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给网传的圣诞老人邮箱发许愿邮件却把邮箱错打成了satan(20-21)(第2/6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后,还能衷心高兴的说上一句‘恭喜’,这样的程度吧?”

    “但是真的没有想到,就仅仅是今天,半推半就的被栞那拉来。等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竟然开始借题发挥。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也不清楚,过山车那里?大摆锤那里?反正到刚刚蹦极的时候就都已经是故意设计,找机会和你抱在一起了。口头说着是假扮,实际上心里面却享受的很。结果学长在我眼里也越来越可靠,越来越值得依赖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她反而露出了解脱一样的笑容:“听上去很傻吧?但好像就是这样。这种情绪可能过几天就能自然而然的消退掉了。不过我知道,再不说之后就真的没机会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总觉得自己这样很做卑鄙,毕竟看起来你和栞那之前的感情其实挺不错的,我就像诱惑你一样嘛。不过在之前听你亲口讲了你和她之间的赌约:直到你‘沦陷’之前,让她自愿和你建立平等的恋人关系。总觉得自己或许能有一丝机会?”

    “你想啊,如果你也有喜欢的女孩子,那这件事的期限不就无限制的向后延伸了吗?没必要非得去想办法打动栞那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天南的脸上完全是一副自嘲的神情了。摇摇头低头向我道歉:“实在对不起,脑袋晕晕的,说了不该说的话。这样的我根本就是在劝你背叛栞那一样卑鄙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选在这里提出来呢?”一直沉默着的我打断了正陷入自责的天南。用着尽可能温和的语气与神态询问她。

    “因为是摩天轮嘛,完美的两人独处的空间,而且……另外一方也逃不掉。”她好像怕我误会,又补充了一句,“毕竟摩天轮不能中途下车嘛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说清楚……我指的是为什么要在座舱刚刚升高没多少的地方表白。在这种地方表白过后,如果另一方接受了还好,被人拒绝了岂不是要在剩下很长一段时间里煎熬,直到能下去为止?从这个角度上来讲也是逃不掉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能……是因为实在按耐不住了吧?”天南摇摇头,“我说的逃不掉,是让另一个人必须正视这个问题,不逃避面对我的心意。就像学长在这里转移话题一样。”她突然笑了,“而且这么多的时间,如果是能言善辩的人来,任凭是石头做的心,在这种地方也能说动吧?”

    我也不自觉地被她的笑容感染了,笑着回答她:“那恐怕只对内心动摇的人才有效吧。”

    她收回刚才露出的笑容,直视着我的双眼,“无关的话都说了这么多了,我已经把我的心意传递给学长了,那学长你的回答呢?”

    尽管刚才的对话就像是朋友之间轻松的闲聊,但她根本就不想就着气氛把之前自己说出口的话糊弄过去。又一次被她直接的逼问,我确实拿捏不好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必须要在现在给出回答吗?”

    “告白之后的等待可是最痛苦的煎熬啊。而且……我觉得学长其实在我最开始的那一句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有答案了,后面的话只不过是出于礼貌没有打断,让我痛痛快快全说出来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倒还不至于那么夸张……我也是在刚刚想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天南对着我勉强挤出一个微笑:“那,最后我还是希望亲耳听到才好,以免我会错意,抱着遗憾难受。”

    看来她心里确实很清楚啊。从各种角度看也确实是一位很优秀的女孩子,但是很遗憾——

    “我不能接受您的这份感情。”

    天南听到我简短又缺乏感情的回复之后稍微愣了一下,嘴角抽搐着露出笑容,强装出一副随意的口吻:“本来还以为你会向我说声抱歉的,结果抱歉没说,反而用上敬语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确实在笑着,但看起来已经距离哭出来不远了。看着她痛苦的模样,罪恶感也从心底升起,但说出口的话却一点也不温柔:“因为我不觉得是我的过错……当然也不是你的错。不过如果你想听的话我可以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“呼——算了算了,被甩啦——”天南摆摆手,此时的她依旧笑着,“反正早就猜到会是这样了,与其说这个,还不如告诉我你刚才到底有没有动心呢。”

    没听出来她只是开玩笑,我倒是认真的回答她:“说实话,在你告白的那时有一点动心。”

    听我这么说话,她的笑容却像突然泄了气一样:“别再这么认真了。你再这么认真……我可就装不住笑脸了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这么说,但是在我看来已经完全是一副马上要哭出来的表情了。

    “惹哭了你总归是我不好……接下来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才能下去。如果你不

-->>(第2/6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